點擊查看詳細內容
 
   
加入收藏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主辦
  [首頁] 協會動態 | 行業動態 | 經濟運行 | 統計信息 | 科技進步 | 兩化融合 | 國際合作 | 安全生產 | 公文下載 | 煤炭大數據
項目建設 | 加工利用 | 人才培養 | 信用煤炭 | 政策法規 | 能源經濟 | 煤機裝備 | 價格指數 | 文化體育 | 會員之家
首頁 >> 人才培養 > 專家視野 > 正文
趙陽升:把創新成果融入采礦工程領域
字號:[    ] 發布時間:2020-05-18 15:47:13 來源:光明日報


趙陽升近照 李建斌攝/光明圖片

【光明訪名家】

  “有什么問題,你先提出來,我記下后一一作答。”面對記者,中科院院士趙陽升的第一句話就體現了一名科學家的嚴謹認真。

  趙陽升是太原理工大學采礦工程專業教授,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理論與實踐的開拓者,2019年11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院士的選任是對我和我的團隊過去工作的肯定,同時也是我承擔更大責任的起點。我要把時間留給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一心一意為黨工作、為人民服務。”

  “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就是在原來的位置,改變礦體的性質,把固體的礦物變成液體或氣體,這樣就更容易開采出來。”趙陽升接著解釋,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理論體系好比一棵大樹的樹干,煤礦、鹽礦、油頁巖、干熱巖地熱開發等一系列能源開發利用的科研成果就如同樹干上長出的茂盛枝丫。按照技術科學發展規律,這棵枝繁葉茂的“大樹”將在5到10年內實現工業化。“這個研究是全新領域,沒有先例可以學習借鑒,但會對采礦工程學科發展和技術突破產生深遠影響。”趙陽升說。

  在趙陽升的指引下,記者來到實驗室。1300多平方米的實驗室就像一個大的車間,到處都是大型設備。趙陽升走到角落里一臺略帶銹跡的設備前,深情地說:“這是我們自己動手加工制作的一套‘油頁巖原位注蒸汽熱解中試系統’,真實地記錄著科研的全過程。”趙陽升團隊是從2004年開始進行油頁巖原位熱解開采研究的,這套系統是2015年進行中試后專門保留下來的。把高溫蒸汽通過設備注入巖層,使油頁巖層中的“干酪根”熱分解后形成油氣,就可以通過低溫蒸汽或水攜把分解的油氣資源帶回地面。趙陽升說,這項技術將帶來油頁巖開采技術的革命,被認為是最具工業前景的中國技術。

  “20世紀90年代,在一本雜志里看到了干熱巖地熱資源的相關內容,給我啟發特別大。這樣的資源說不定將來會成為人類永恒的能源,或成為重大的接替能源。”1999年受聘成為中國礦業大學的“長江學者”后,趙陽升想著“要開拓一個新的研究方向”。于是,他盯上了干熱巖地熱開采。2005年,他承擔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高溫巖體地熱開采基礎研究,建立了高溫巖體地熱開采的變形—滲流—傳熱的耦合理論,提出了斷層模式的干熱巖地熱開采新方法和一系列利用地質體原始組構及構造建造干熱巖地熱開采的人工儲留層的理論。

  “高校科學研究,要盯緊國民經濟發展中久攻不下的課題,一項技術的突破,就可以帶動多個相關產業發生顛覆性進步。”采訪中,趙陽升談的內容一是科研,二是人才培養。在他的團隊中,現在是“60后領銜,70后擔綱,80、90后負責具體操作實施”,形成了一套完備的人才培養、儲備體系。在人才的培養上,趙陽升還特注重學生動手能力的養成。他要求學生在關鍵核心的技術上,必須能親自操作。

  趙陽升這樣要求學生,是他近40年的工作實踐中總結出來的最有效的方法。“最初我跟著靳教授下礦井,一步步熟悉井下工作,也了解到山西在煤炭開采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趙陽升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光在實驗室里做研究可不夠,必須走到井下,去發現并認識深埋在巖石里面的規律。”趙陽升口中的靳教授,就是山西礦業學院采礦工藝研究所的創始人靳鐘銘。

  “趙陽升把力學很好地應用到采礦工程領域,進行了大膽的創新。”說起過去的經歷,年逾八旬的靳鐘銘很是激動。他說,趙陽升的努力是出了名的。有一次在研制設備時,支架上一根鐵棍掉下來,把趙陽升的左手砸骨折了,沒想到他用石膏固定好后,第二天又出現在了實驗現場。

 網站聲明:凡本網轉載自其它媒體的各類新聞,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
 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熱點新聞                       更多>>
 
 圖片新聞 
 
點擊進入網站
點擊進入網站
相關鏈接
網站地圖  |  版權聲明 |  設置首頁 |  關于我們 |  宣傳服務
 主辦:中國煤炭工業協會 承辦: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統計與信息部 
技術支持:北京中煤時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 國家煤炭工業網    京icp備02044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5268號 
fun88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